最近更新

二值空间

2016-07-22
1877

black & white

标签: 视觉周刊

 

行走,在黑白交错中,我逆着人流的方向,阳光却将我与路人的影子投射在世界的同一边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我站在岸边的阴影处,看着水鸭游向阳光, 天地至简,湖水平静

 


 

 

有时愤怒是暗涌的水波,风一吹拂便沸腾喧嚣。我们芜杂的思绪看上去凌乱,实际上总是有一个波源,通过惠更斯原理传播到整片湖泊。波源停止振动,一切又归于和平

 

 

我们或许向往着成为高楼广厦中那一棵根基扎实的树,仿佛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

 

 

但是现实是我们常常是芸芸众生中孤独的那一个人,虽然我们的孤独和隐士无异,但我们却记挂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我们与自己的倒影作伴,颠倒黑白的工作,在这多雨的城市里

 

 

听歌是为了从歌词中找到相似的自己?还是仅仅是因为一些心情可以被旋律左右?

 

 

我们在观赏一朵花,是因为她颜色绚丽,气味芬芳,还是因为花型美丽,花叶缱绻?

 

 

我望着窗户,有些孤独是无解的,有些情绪是无解的。我想起托尼凯耶《超脱》中开头的独白:“我从未这般深刻的感觉到,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当我们发现一切索然无味,世界仿佛强行被转换成二值化空间,不要放弃精神世界的构筑,那是我们存在的证明。

 

摄影/谭芯

 

文字/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