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大难不死的捕猎能手

2015-03-29
5999

频道资讯部张涵

我们一族的生命只有两件事,生和死。可能你会说所有生命的意义都是生和死,我们的生就是在不断地为了食物而逃命,但凡失败就是死。我大难不死,在生命最后写下这回忆录,只为后代能学到更多生存的技能。

标签: 动物联盟

文/频道资讯部张涵

 

我们一族的生命只有两件事,生和死。可能你会说所有生命的意义都是生和死,这有何需要赘述的?因为我们的生和死要远比你和你想象中的的生死艰难许多。这么说吧,我们的生就是在不断地为了食物而逃命,但凡失败就是死。虽然本来我们的生命也不算长久,但总不能活的太窝囊吧。

我算活得久的,而且我经历了之前几代祖先们所没有经历过的夺命追杀,这样我怎能不在生命最后来记录下我这一生?

首先介绍下我自己,按你们的话说,我是雌性,或者说是母的,这两个词是一个意思吧?我不太懂你们的语言,太复杂。再说下我生活的环境,幼时我在水中长大,淡淡的臭味、漫无边际的水,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所以我能寿终正寝一定也跟这样的环境有关。长大后我就会飞了,众多的树木花草更是如天堂一般掩盖了我的行踪,让我能在进食后迅速找到屏障躲避。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就是在这开满花的地方我遇见了我的丈夫。他在漏下阳光的树叶间穿梭,飞起来是那么有力、优美,我就呆呆得藏在一片叶子后偷看他。我刚刚进食过,所以往后几天都不用为生计发愁,我就这样跟在他后面,耐心可以媲美我对待食物一般了。这样起初发现他吃素,以为只是饭后甜点而已,但是长久的跟踪让我认识到他根本就是一个素食主义者!!我感到不可思议,并且一下子就十分看不起他,他一定是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觅食,竟然以花草汁液为食。他不知道冒着生命危险获取的食物有多么美味,写到这里时我已经到了不需要进食的地步了,但是我现在因为回忆想起那极端的美味,甚至想再拖着我沉重的身体再去享受一次。当然我实在飞不动了,所以只能乖乖忍着这甜蜜的煎熬继续诉说我接下来的生命。

刚才说到遇到我丈夫,我看不起他吃素一扭头飞走了。经过这件事,我好像……嗯,不知道怎么描述,用你们的话说这叫做“春心萌动”……吧?我想到母亲死前让我努力繁衍生宝宝,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觉得这真是大事啊!所以我特意在接下来的几天观察了下别的雄性,但是他们竟然都吃素!接连几次刺激之后我也淡定了许多,去请教了族中较年长的奶奶,奶奶告诉我原来所有的雄性都是吃素的。我内心隐隐不舒服之外,还有个小声音告诉自己原来我遇见的第一个雄性不是贪生怕死之徒,这只是他的习性而已。我立刻动身去寻找他,奶奶还告诉我雄性的生命要比我们短的多,我耽误这么多天,他不会已经……我不敢想,只是赶紧飞到第一次与他见面的地方。

上天怜我。这是我在第二天找到他时唯一的想法。他这时已经没有我初见他时那么英姿飒爽了,我有些哽咽,都怪我不了解人家,白白耽误了这么多天。奶奶告诉我:我们一生只能和异性那什么一次,他会不会不要我啊?我有些踟蹰,但想到再耽搁下去就真的没机会了,于是我主动飞向他。

在那之后我就有了宝宝,但他没有看到宝宝们诞生,这真是莫大的遗憾,但想到我和他虽然坎坷,但最终却有了爱的结晶。而想到你们的世界有些人究其一生都无法获得所爱,比起我们来真是凄惨许多。写到这里我也以“老人”自居一回,你们不是有句话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吗,听我一句,不要放过你眼前的爱情!

怀了宝宝之后我就必须要更努力觅食了。我并不愁没有“食物”,就怕如今身子沉重无法顺利逃脱。我寻了一个身上充满了甜香气味的女性作为我的食物,我本想晚上才出动的,但是这个“食物”走过我身旁时气味实在太诱人了,没忍住只能铤而走险了。况且她身上裸露了那么多地方,我实在是好下手,哦不对,是下嘴。想好之后我就迅速出动,在她脚上寻找了一处,瞬间获得美食那嗜骨的满足感差点让我忘记逃命了。等我反应过来迅速飞离,果然那姑娘拍打脚腕,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喷了好些难闻恶心的味道。完全掩盖了之前的甜香味。

这是我生命中多次可以拿来称道的捕食经历之一,只不过在这次狩猎之后,我们一族的日子就难过了许多,连我这个自诩为“捕猎能手”的也不得小心翼翼躲避恢恢大网。

这难过的日子开始于我把宝宝生在我出生的地方之后。我所处的世外桃源一下子变成了炼狱。好多地方挂了红色的长条横幅,当然我想看上面写了什么是不行的,因为为了记下一个字怎么写的我要上下左右飞好久,飞到右边就忘了左边是什么。但我依稀觉得这不是好东西,因为随着这个横幅,多起来的还有能让我致命的各种毒性物质。首先是一个片状物,能发出刺鼻的浓烟,这烟逼得我不得不马上离开我就要到嘴的食物。其次,还有一个巨大的车,喷发出大量致死的液体,我亲眼看见昨天还在与我畅谈的朋友一瞬间死于那伴随着恶心味道的液体当中。我吓坏了,迅速逃回和我丈夫初见的那地方,发现那里也系了红横幅。这下我又立马改变方向离开这里,我惶惶不安,顿感天下之大竟无我容身之处。没能看到宝宝出生的丈夫,死于非命的伙伴,还有那无数我不认识的同族,难道我们就要在这灭顶的灾难中被屠尽了吗?

我决定去找奶奶,她活得久,一定知道些什么。奶奶已经快不行了,她哆嗦着跟我说,这样的浩劫是她所没有见过的,甚至连祖先们也没有说过的!看来,这次我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只能看命了……说完就咽气了。她说的凄惨,但我不信命。

事实上我确实顺利躲过了这场浩劫,因为我发现了一个规律。每天只有特定的时间才会有那些致命的烟和液体。虽然我的食物们穿上了很多遮掩皮肤的衣服,连甜香气味都少了好多,但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我恢复了昼伏夜行的日子,躲掩在阴暗的角落,到了夜晚找寻机会争取一举夺手。这样我又成功了两次。

这天我遇到了来自北方的伙伴,我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她一次。她此时狼狈不堪,告诉我之前北方还是个天堂般的地方,如今真真是十八层地狱。她拼了命才逃到东边来来。可能是这趟长途旅和心力交瘁行伤了她的身子,她没几天也走了。我更是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失了性命。

我没死在这场浩劫当中,但我还是要死了,我要去见我的丈夫了。我写下我的一生,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后代知道我,大难不死的“捕猎能手”。就在最后满足我这小小的虚荣心吧,跟这场浩劫斗智斗勇让我没几天好日子过。我希望后代能知道,我们生活的这个方寸之地,大部分时候是个天堂,但是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就成了地狱。

我已经看到了我丈夫那敏捷的身影,说不定以后我们能够长相厮守,一起见证宝宝的诞生,我已无悔。

最后,祝你们能有更多像我一样是寿终正寝的,莫要贪吃断送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