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天空之境——专访寻找第十届新声Dai北校5强选手梁坤伦

2014-11-20
7404

频道资讯部吴梦宇

有些人他的人就像他的歌一样单纯,如果让我做个比喻的话,那么我想用玻利维亚的盐沼,天空之境。

标签: 专访 | 新生Dai

文/频道资讯部吴梦宇

这是接近晚饭的时间,谈话声纷乱入耳,让我想起九号的夜晚——那夜的灯光太刺眼,以至于视觉占据了我大半的感官,其余的歌与音,都在设备的过滤下变了调子,融在了白色的灯光里。

然而却有那么几句纯净的不掺任何杂质的声音留在了那一晚的我的记忆里。

我转了一下手中的笔——我在等那个声音的主人。

9号之后的我一直在认真地想象我将要采访的这个人,从记忆里搜寻各种各样的碎片来拼成这样的画面——坐在夕阳下眼角微眯的人,和蔼的普通的就跟每个邻家的大哥哥一样,话里都带着时间的味道。而面前的这个声调里都含着笑意的大男孩让我把画里的时间从傍晚调到了正午。

正是洋溢着热情与欢快的时计。

“吃饭了么?

这是我问梁坤伦的第一句话。

他笑着摇头,却说一会再吃。


——他笑的时候整个眼睛都眯了起来,嘴角翘得厉害,眼睛里有一抹桃红色,隐隐地,藏在亮白的光里。

“是昨晚喝醉了。”他说,好像有些尴尬,却难掩嘴边的笑意,“昨天赢了国防生拿了院际篮球联赛的冠军喔,高兴的不像样子,我是队长,他们就拖我去喝酒,你知道么,国防生他们半个学院都来了!”

我仿佛能看到他溢出嘴角的笑。

梁坤伦说话时的音色跟唱歌时几乎完全一样,听他说话就仿佛是在听他唱歌一样。他的歌给我的感觉很特别,跟他交谈后我大概明白了原因所在——他的大多数音节都没有经过刻意的雕琢,自然又纯净,唱歌也好讲话也罢,它们将这个和善的大男孩的音质和音色以它们原来该有的样子展现了出来,如果让我给个比喻的话,那就像玻利维亚的盐沼,天空之境。

“有没有专门学过唱歌?” ——如果这样原色的声音是经过声带的加工而至,我只能说,他的技巧也太过高超。

不过意料之内的,面前这个大男孩摇了摇头。

“我只是喜欢唱歌,不需要通过音乐来证明什么或者获得什么,所以也没有必要刻意地去加强。”

听到这个答案我笑了一下。

“即使这样,你的歌声依然很迷人,比起那些有纯熟技巧的歌手来说,我会更喜欢你这种有情感的声音。”

“谢谢。”他笑得很开心,“我父亲就很爱唱歌,所以我会唱很多老歌。父亲唱歌时总会把他所有的情感都投入到歌声里,那些本来就很细腻的歌就变得有生命一样,我受他影响很大,音乐——当然还有篮球,都是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东西,我希望表现出的,是属于我的它们。”

这真是一个新奇的理解,对于“重要的东西”,我不禁继续问了下去。

“那么到底重要到什么地步,音乐——还有篮球,已经是生命的一部分了么?”

“嘛”他将眼睛眯成月形儿,同时翘起了嘴角——这是梁坤伦在采访中最常做的动作,代表着他心情很愉悦,“可能更确切的说,已经是生命了呢……”

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像我难过的时候,就打球,就听歌——有次下大雨,我心里烦到不行,就一个人跑到室外球场打球,球沾了泥水,砸到身体上,就用身体去感受球,打完球回到宿舍,带上耳机一个人听歌,慢慢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歌,没有烦恼,这种平和,是歌和篮球给予我的,这种时候很多很多,没有它们,会熬不过去的吧。”

这真是个普通到糟糕的例举 ,跟我们经常在考试前听长辈讲的减压方式雷同到完全重合了,但这又是个恰当到让我想为之喝彩的例举,因为事实是大多数人在运动听歌后依旧烦闷无比,或者效果较好的能够得到短暂的安静与平和,原因很简单——这些人在做的这些,打球也好听歌也罢,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普通的减压方式,这些活动对这些人并不像它们对于梁坤伦那般重要,也不那么有效,而那个显著的效果恰恰彰显了篮球和音乐对于梁坤伦的独特的重要性。

或许这就是属于梁坤伦的有着情感的音乐,有情绪有思想,可以安抚内心,像个真正的生命一样,有着展现最原本的自己的希冀。

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说说这次新声Dai吧——你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思来参加这次新声Dai的呢?”

他看起来很不解,我便又补充了一句。

“换句话说就是为了什么来参加新声Dai的?”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他眉间依旧留着一丝困惑。

“没有什么想法么,比如为自己喜爱的音乐赢个冠军,或者想尝试不同的唱歌风格,又或者想在舞台上展示一个真实的自我?”

他停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我中学时就开始参加学校的各种歌唱比赛了,难道要给每一次比赛都找一个理由么?如果要说的话,那大概是因为——比赛就在那儿吧。”

真是意料之外的单纯的答案,我几乎要为之欢呼了。

我曾认真地思考过要怎样去了解一个人,通过他的言行,举止,字体,歌声,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又或者是对于某个特殊事情的解决方式,但梁坤伦这个人,从谈话的一开始就如同张开了双臂告诉你,我就在这,就是这个样子,简单的,普通的,没有任何修饰的,跟我的歌声一样,好像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一眼望去便是全部,却永远也望不到边际。

“你总是给我惊喜。”

而下一个惊喜是当我问到“又是篮球联赛又是新声Dai,你最近好像把自己搞的很累”的时候,他答得意外的爽快。

“是啊!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九号那天,我下午有篮球复赛,晚上还有新声Dai,全天只吃了一个包,打完球就6点了,我回宿舍洗了个澡就赶去励吾楼,还湿着头发呢!”

“然后呢?”

“然后那个造型师给我说他没带风筒喔!”

……

“到最后那个主持人零了半天,零出来九的时候我吓死了,我亲友把我当时的表情拍走当表情包了!”

……

他总是给我惊喜。

虽然觉得可能有点多余,但最后我还是问了他对于决赛的期望,他说能进决赛已经很开心了,还要希求更多么,就像一艘打翻的船,从水里捞到的都是赚的。我笑了,虽然他还在纠结第一轮的搭档选谁比较好,虽然他还把新偶像王文然的录音当成范本反复听着,虽然他可能最后进不了前三甲,但我想对他说,这都不重要了,因为你已经有了一个冠军的姿态,那么和谐自然。

不过,我最终咽下了这些话,对他笑了一下。

“还是要有夺冠的心的喔,祝你决赛顺利。”

 

向更多的人展示你的音乐吧,那是只属于你的有着生命的天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