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专访电信七班王舒婷

2015-05-30
4697

张景晨

古人云:君子不器。有形即有度,有度必满盈。故君子之思不器,君子之行不器,君子之量不器。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诚心送给每一位优秀的人。

标签: 转专业

人均志愿时35.5,人均社会实践次数11.4,这是2013级电信七班截止到上学期时的数据。依华工电信学院的传统,每年转专业期间都会成立一个新的班级——电信七班。版内的成员便是来自各学院和专业中的佼佼者。

 

不过那天坐在我面前的电七班长王舒婷,说来也奇怪,提起开头的那些晃人数据,志愿是同样为零的我和她的看法惊人的一致——找准机会“三下乡”一劳永逸。专访也就在此奇怪的共识下开始了。

 

身在这样的班级,一定都有一个辉煌的大一,至少也是成绩方面的。和不少同学一样,高考时略有失误,被调剂到一个或边缘或冷门总之不算是自己最喜欢的专业。王舒婷呢,也曾是经贸学院电子商务的一员。

 

王舒婷将她的大一总结为迷茫,不甘心和崛起三个阶段。对于刚进入大学的她,不免有过沮丧。不过,或许就是这一份沮丧让她明白,弥补这份遗憾的办法就是努力,力求让自己的大学生活变得丰富,力求在学习上领先。于是,大一时她竞选了班级的学习委员。

 

这个职务给了王舒婷不少的动力和压力,想要胜任这个职务,就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过,大学新鲜事物的繁多和各个科目的学习方法和方式的改变也让她措手不及,大一上学期王舒婷的成绩并不优秀。

 

王舒婷自己也说,她并不是一个很“学霸”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会选择劳逸结合。但是,在大一下学期考试月王舒婷爱上了华工的一个地方——图书馆,图书馆五楼的自修室。强调具体位置并不是说五楼自修室有多么适合学习,只是在那里能静下来、沉淀下来。大一下学期,决定要转专业的王舒婷更加明确了自己的学习目标。

 

在最后的考试月,她付出了比平时更多的努力。想必大家没经历过也会在朋友圈看到过,考试月每天早上七点就去图书馆门口排队等着开馆的人有多么的壮观。为了占到属于自己的可以静下来的学习的地方,书包里索性背上一天的书,配上几个面包,就这样在图书馆沉淀一天。“这真的是一种享受。”

 

在别人看来,可能觉得这样太夸张,但我只想说当你心中有了梦想,并且为之放手一搏的时候,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王舒婷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在那个位置拼搏,哭过累过,也咬牙拼过。记得当时应对毛概的题库在图书馆整整两天半上下台阶来回记忆,反复刷题(注:毛概学分六);记得当时为了概率论和高数,做课后习题,做历届真题;记得当时面对英语,背单词,记文章……图书馆记录了她的拼搏,记录了她一步步迈向成功的过程。当最终的大一排名我从上学期的专业17变为总排名2的时候,王舒婷在这才能告诉自己:我赢了,我赢了自己,我赢得了我一直追求的梦想。

 

对于大一的这段经历,王舒婷把这句话送给大家:进入大一的时候不要停留在迷茫或者兴奋中太久,那样会磨掉你的梦想,会吞噬你的未来,要掌握好自己的方向。

 

不过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是自己的方向呢?找的一个更好的群体并进入其中吗?在与王舒婷交谈的尾声,她提到了兴趣这一话题。

 

电信七班精英云集,每个人都是原来班中的佼佼者。班上也不乏对着电信抱有强烈热情的同学,他们积极参加科创活动和竞赛、钻研课本外的知识、细心计划着以后的道路(或是考研保研,或是出国,或是工作)。当然,也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可能在当初只是想加入一个更好的群体,他们的热情相比于前者可能要少很多。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太强烈的兴趣。而电信这一课业压力繁重的专业,若是少了兴趣这一支撑,不仅求学路上可能真的要困难一些,在专业相关的其他领域也很难有所建树。

 

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这样的一句话并不是说转专业才是好的出路。

 

你的父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鼓励你追求卓越。他们送你到好学校,老师的鼓励和同伴的榜样激励你更努力地学习。除了在所有课程上都出类拔萃之外,你还注重修养的提高,充满热情地培养了一些特殊兴趣(运动、社交等等)。

 

全力以赴成为最优秀的人永远不会错。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不随波逐流,对于面临大学唯一的一次转专业的大一来说不是下一步要“进入”什么名牌专业或研究生院,是要弄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而不是父母、同伴、学校、或社会想要什么。即确认你自己的价值观,思考迈向自己所定义的成功的道路,不仅仅是接受别人给你的生活,不仅仅是接受别人给你的选择。当今走进饭堂,不同的摊位上可能让你在扒饭、烧饭、米饭自配菜等几样东西之间做出选择。但你当然可以做出另外的选择,你可以转身走出去。当你进入大学,人家给你众多选择,但你同样也可以做其他事,做从前根本没有人想过的事。

 

你能做出的决定是你现在想什么,需要准备好的便是不断修改自己的决定。说得更明白些,这不是在试图说服你们都成为音乐家或者作家。成为医生、律师、科学家、工程师或者经济学家都是很好的,这些都是可靠的、可敬的选择。不过在此之前需要思考它,认真地思考它。思考过后如果能热情地拥抱它,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可能是每个优秀的学生在追求卓越中遇到的问题,我们在求学的进程中,不断面对着学业对自我的蚕食,专业化的整个进程都是被严格程序化的——最好的学校,最好的实习,最好的工作,最好的待遇——而这一切的背后,从人类历史的角度讲就是科技对人性的不断的异化的过程,人从科技的创造者和使用者转变成科技的依赖者和附庸者,于是陷入无尽的深渊之中(黑客帝国中用人工智能的出现极端地体现了这点)。

 

当人类在中年危机之时(何谓中年危机:在你越来越深入地进入这个轨道后,再记得你最初的样子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了。你开始怀念那个曾经谈疯狂地踩单车和打篮球的人,思考那个曾经和朋友热烈讨论人生、政治和姑娘的人在做什么。那个活泼能干的19岁年轻人已经变成了只想一件事的40岁中年人。难怪年长的人这么乏味无趣。“哎,我爸爸曾经是非常聪明的人,但他现在除了谈论钱和肝脏外再无其他。”),如梦方醒,人性的本源的呼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荒诞感——个人与个人身份之间产生了分离,如同站在舞台上从入戏到出离角色的惊觉......

 

可悲的是,这似乎是一个无法阻挡的过程,也是人类必然的发展过程,在这长达几十年的异化进程之后,当你从梦中醒来,却早已如温水中的青蛙被煮着烂熟了,毫无自觉。

 

古人云:君子不器。有形即有度,有度必满盈。故君子之思不器,君子之行不器,君子之量不器。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诚心送给每一位优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