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2014广东高考作文:怀念与告别胶卷时代

2014-11-26
7578

频道资讯部陈新蔚

每逢整理与打扫家中物件时,我会从抽屉拿出相簿翻看。相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似是承载了无数时光。相簿已经有点残旧,封皮泛黄驳落。小心掸去上面的点点浮尘,翻开相簿,一张张泛旧的老照片就那样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标签: 专题 | 旧题新写 | 高考 | 高考作文

/频道资讯部陈新蔚

黑白胶片的时代,照片很少,只记录下人生的几个瞬间,在家人一次次的翻看中,它能唤起许多永不褪色的记忆。但照片渐渐泛黄,日益模糊。

数码科技的时代,照片很多,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可以随时上传到网络与人分享。它从不泛黄,永不模糊,但在快速浏览与频繁更新中,值得珍惜的“点滴”也可能被稀释。

家里有几本老相簿,奶奶总是把它放在那个老旧的书桌的抽屉里。

每逢整理与打扫家中物件时,我会从抽屉拿出相簿翻看。相簿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似承载了无数时光。相簿已经有点残旧,封皮泛黄驳落。小心掸去上面的点点浮尘,翻开相簿,一张张泛旧的老照片就那样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这时如果奶奶也在身边,她总会兴致勃勃地诉说着毎一张相片中的人以及后面发生的点滴故事,手指还不住地指点照片里的每一个人和物,把每一个细节娓娓道来,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温情,就像她真的回到了照片里的那个时候。

里面的相片既有黑白也有彩色,其中彩色的照片基本上是80年代后拍的。尽管相册有封皮保护、但不少照片在时间的发酵下,已经染上点点霉斑,掩盖了相片原来的图样。其中有一张黑白相片,年代似乎很久远,却保存得相对完好。奶奶对照片的内容仍记忆犹新,她对着照片说:“这是我的曾祖父,他以前当过翰林,教太子读书,后来回到老家兴办私塾让乡下的孩子接受教育。”照片中依稀可见一位着黑夹袄的中年男子端坐在老式木椅上,他的五官已有些模糊,但可以看出他的神情有些严肃。这张照片也该有一百年历史了,那个年代的人拍照片似乎都是神情略显拘谨,不带笑容,是因为照相机这个新奇玩意让他们有些不知所措吗?不过不管拍得如何,老照片的存在让我对祖先的事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先贤多了一分应有的景仰。

“这是你的爷爷和老叔。”奶奶说。照片中的人身着普通的棉布衣服,可以看出照片的年代应该上一张近了几十年。二人呈稍息式站立,年轻的爷爷一手搭在还是小孩的老叔肩上,二人的神情似乎有些茫然。随着相册越往后翻,时光也在不断向后推移,我发现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和照片中那个孩子是如此相似,原来这是爸爸小时候的相片。相册的后半部分,八十年代的彩色相片终于映入眼帘,人的五官显得立体了许多,表情也显得丰富多样:端坐在石凳上的老祖叔神情安详自若、年轻的爸爸和中年的老叔站在海边神情轻松愉悦、刚来广州的奶奶对着镜头微笑……毫无疑问,彩色照片的出现让过去那些美好的瞬间不再模糊不清,并予以我们身临其境的体验。

看着那一张张老照片,听着奶奶的叙述回溯往事,躁动不安的心灵渐渐平静,心中充溢着淡淡的幸福。照片虽然已经被时间侵蚀,褪去了色彩,变了模样,但凝聚在照片里的幸福却是永不退色的,是永恒不变的。不仅如此,时光的沉淀也让轻如鸿毛的一纸相片带上了历史的厚重感,留给我对人生道路的无尽的思索。

可是,当下随着数码科技的发展,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的拍下自己想要拍摄的东西,照片也越来越多,点开微信,一大堆色彩斑斓的照片分享蜂拥而来,有美食美景美人,却独独缺少了一份味道、一种情感、一种思考。这些照片往往经不起人们细细品味,也抵不住人们在情感上的细细琢磨,人们更无法从照片中获得除色彩之外,更多的情感体验与深入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呢?

也许,是因为人们拍照的初衷改变了吧。

以前,人们拍照是试图留住时间,留住那些美好绚烂的时光,留住那些动人的瞬间。或许,这样有些异想天开。可是,当你面对那一张张老旧的相片,心中的确会燃起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样,相片里的瞬间,也就变成了永恒。

然而,如今的人们拍照更多的是为了给别人看,为了刷出自己的存在感。这也就导致照片也就只是一张影像罢了,人们也就丧失了从照片中体会细微幸福的机会和能力。每天看到的林林总总却又千篇一律的照片,大都转瞬之间就会埋没在人们记忆的边缘。

经由胶片洗出来的照片也许抵挡不住漫长岁月的侵蚀,会褪色,会染斑,也许比不上数码相机里存储的照片那般清晰,那般色彩纷呈,可是凝聚在里面的却是不变的值得回忆的瞬间与动人情谊。

然而,时代发展、科技进步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柯达的胶卷帝国如今也成了过去式。我想我们需要像看老照片一般用心去欣赏与体会如今的照片,若干年后,当它们也成了老照片时,才带有时间所给予它的情感的沉淀吧。

小编自评:现在的我一个小时内能写得完一篇作文吗?现实是两个半小时。这文章老师能给45以上吗?我心里实在没底。突然很怀念当年写作文的情形,不仅仅是奋笔疾书,还要逼着自己飞快地构思并无时不刻搜肠刮肚寻找素材。考场上时间就是分数,神经高度紧张,当年的我在考场上似乎没写出过什么得意之作,只记得自己不停地套用“一总论点三分论点”这一公式,许多事例也被一用再用。不求一鸣惊人,但求不跑题,中规中矩便是成功。直到现在我还是钟情于传统的议论文写作,优美的记叙文或是描写还只是可望不可即。大学生写高考作文在构思速度上恐怕难比高中生,但是随着阅历的不断丰富,大学生理应写出更有深度的文章吧。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想写出好的作文,阅读不能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