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麦穗般亲切——专访第十届寻找新声Dai北校区八强选手吴焯雅

2014-11-19
6414

频道资讯部张景晨

不可避免地,我问道没进北校区五强是否会觉得遗憾。被问到这个问题,吴焯雅反而很开心地说道:“大家水平都很高,能进决赛就已经很欣慰了。”当晚她最开心的一刻,就是得知自己进入决赛最后一轮的那一刻,因为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自己都能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同台演出。

标签: 专访 | 新生Dai

文/频道资讯部张景晨

 

That do that,do that,I-G-G-Y! Who that,who that,I-G-G-Y!

复赛现场,这首歌唱至尾声处时,不仅是她的亲友团,全场的观众都自发地打起了拍子跟着台上这位选手的摆动与唱词有节奏地律动起来。就是这场展示,把不少因审美疲劳而略有倦意的同学又拉回了比赛现场。

稍显青涩的flow,流畅自然的台风,亲友团的热情互动——一首《fancy》,相信已经让很多同学同学记住了这位嘻哈范的女rapper,吴焯雅。


大一学年的下学期吴焯雅开始认识和接触说唱歌曲,而现在台上的她已经可以熟练准确地唱出歌词,打出节奏。仅用课余的娱乐时间练习就达到了这样的水平,她的天赋值得肯定。

除了说唱方面的技巧,吴焯雅也具有每一位说唱歌手必备的技能:毫不怯场、从容有度的台风。就像复赛时评委所说,吴焯雅的台风让在场的评委都眼前一亮。这场表演就像沐浴微风的麦穗,麦浪有节奏地一个接一个飘进你的感官。

而台下的吴焯雅也像台上那样,给人一种麦穗般的亲切感,自然而温暖。采访期间,吴焯雅很乐意去分享自己关于这次比赛发生的一些趣事。比如亲友票不够,吴焯雅就发动自己及隔壁的数个寝室在百忙的大三课业中挤出时间去排票。又比如自复赛结束到决赛开始的那段时间,吴焯雅有时上着课突然就会想到一句歌词,进而想到歌词所应配合的步伐与手势,最后呢,当然就是清唱出来了。最尴尬的一次,不仅被老师发现,二人还因此对视了数秒之久,直到吴焯雅笑着低下头继续乖乖听课。

“其实我也有文静的时候,”在谈到自己舞台风格的时候吴焯雅这样说道,还没等我反应该来“但这要是被我们班的人听到估计就要笑死了。”哪个女生会没有文静的一面呢,对吧?

就是这样的性格,成就了吴焯雅初中的舞台表演能力;也因为这样的性格,吴焯雅的身边聚集了不少有才能的亲友团:决赛首唱《payphone》幕后的b-boxer 13级信息工程七班的黄俊鸿同学,还有《where is the love》中与她一同表演的小伙伴们。

为了最后的这首《where is the love》,吴焯雅除了与她的小伙伴们挤出时间排练,还亲手制作了许多道具来更好地表演这首公益歌曲。曲目定下来后,大家也会聚在一起讨论舞台的动作和创意——小伙伴们举起涂有“no war”等字样的反战标牌和吴焯雅优雅地脱帽致敬等都是配合歌词而想出的原创动作。吴焯雅团队为《where is the love》这首曲目的表演,就是一场完整的MV展示,虽然对原版有所借鉴,但原创的剧情还是占了大部分。吴焯雅表演的其它曲目也都是这样,用简单自然的舞台动作在歌声之外演绎歌词。

也许同样是被吴焯雅团队最后的表演而震撼,评委最后也情不自禁地说:“今天,吴焯雅同学,你站在这里,就是冠军!”即便这句话在某种角度上立了一面Flag,但不得不说这样的号召力,这样的舞台表现力,是所有参赛选手中最强大的。

不可避免地,我问道没进北校区五强是否会觉得遗憾。被问到这个问题,吴焯雅反而很开心地说道:“大家水平都很高,能进决赛就已经很欣慰了。”当晚她最开心的一刻,就是得知自己进入决赛最后一轮的那一刻,因为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自己都能和自己的小伙伴们同台演出。

 

没有那么多所谓音乐理想的指引,也没有那么多所谓音乐理解的匡正,吴焯雅具有成为一名rapper的特质。在唱歌的时候,更确切地说是在表演的时候,她是真正地享受着说唱,享受着音乐,享受着这一美好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