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安静之下波涛汹涌——专访第十届寻找新声Dai十二强选手周云麟 傅堃

2014-11-07
4898

频道资讯部张安彤

安静之下的力量总是能惊天动地,你看那大海平日里风平浪静,其下的力量足以掀起滔天巨浪。对于安静的歌手,其下奔涌不息的灵感、对音乐带着一点痴绝的热爱,却是带给每一位观众感动的始发地。周云麟和傅堃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对组合,一把吉他一台琴,为了听众一瞬感动,他们可以唱到灵魂蒸发。

/频道资讯部 张安彤

此夜,复赛现场,人流如潮,熙熙攘攘。

I don’t know you/But I want you/Words fall through me/And always fool me/And I can’t react”……随着吉他琴弦的一按一拨、钢琴琴音的一起一落之间流淌出的音符,我听到了这样的声音缓缓升起。

是夜,舞台中央,夜静如水,月色如银。

这是我第一次观看周云麟与傅堃的在“寻找新声Dai”中的表演,这首《Falling Slowly》给我留下的印象是那般的深刻。安静,是当时涌入我脑海中的第一个词汇。

 

安静,也是我在采访过程中,给他们两位的评价。

我所感觉到的安静,当然不是寡言,也不是抵触,而是他们面对每一个问题的笃定,以及作答时认真的侃侃而谈。也许从内心里流露出的从容,才是那种安静力量的源泉。

“为什么要选择《Falling Slowly》?”在许多选手普遍选择传唱度高、容易带动全场气氛的歌曲时,这首安静的歌略显生僻,不由地引起我的疑问。

“你知道《Falling Slowly》的出处吧?一部音乐电影《Once》。”周云麟说,“我一直以别人对这部电影的回应来判断我和对方能不能谈得来。人们对这部电影的态度趋向两极化,有人会对这部电影从摄影技术到剧本设定进行批评,但是,这部电影的音乐真的很出色。尤其是这首《Falling Slowly》,男主女主第一次和音居然可以做到那么完美,真的对于任何一位懂音乐的人来说,都是一件让人欣喜若狂的事情。”

傅堃对此有着相同的理解:“那种因为遇见知音的欣喜若狂,玩音乐的人感触实在太深太深。”

Once》的故事很简单,热爱着音乐的男女主角,偶遇、合作、分别,一切平淡却真实。在这部电影里真正被突出的不是那段淡淡地擦肩而过的爱情,而是知己知音世间难求之感。

周云麟和傅堃之间也是有着这般知己之感,参加过去年新声Dai却在复赛被淘汰的周云麟在几次寻找合作搭档无果的时候,曾经和他同在英语A班、一起做过presentation的傅堃主动征询他,问他是否要一起参加新声Dai。于是擅长吉他的周云麟便和从小学习钢琴的傅堃组合,一路杀到了决赛。他们参赛的理由很是一致:想给自己有点平淡的大学生活添一抹值得回忆的色彩。当然,比赛的短短几分钟之外,一起编曲、排练的时光对于两位来说才更是难忘。

为了排练顺利而不影响他人,两人晚上会去教学楼楼顶上练习,楼顶凉风很大,唱歌弹琴时会感觉到一种“Through chaos as it swirls,it’s us against the world.(coldplayUs Against the World》)的感觉。“有时,我们两个会尝试很随意很简单的四手联弹,虽然大多数的合奏是不和谐的,但是每次到了恰好合上的那个点时,心里会感觉到一种感动。”傅堃如是说。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能遇到一个可以生出英雄惜英雄之感的人该有多不容易,又有多么幸运。

面对即将到来的决赛,两位的预期也是惊人的一致:Just enjoy the process。周云麟表示:“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在比赛中尝试不同的创新风格。也许受排练时间过短的影响,我们最后的效果不是最好的,但是我并不在乎。要不然出彩,要不然出新,我选择后者。”确实,从初赛时对《Wake Me Up》与《平凡之路》进行改编,使两首不同的歌变得浑然一体,再到大胆地将原唱本为一男一女的《Falling Slowly》改为男男合唱,周云麟与傅堃对音乐的创新尝试贯穿了整个比赛,并且将一直延续下去。胜负对于他们两位并不重要,把自己的那一套独到的音乐见解表现出来才是他们真正想要做的事。听到他们的回答时,我深深地感觉到,把对决赛的预期作为问题来提问是我的失误,因为他们两位的眼光并没有被一场比赛所限制,他们的音乐之路不过刚刚开始。

例如傅堃,他的家庭对音乐极其重视。幼儿园学习手风琴,小学开始学习钢琴,音乐伴随他走过了童年,他对钢琴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抵触变为了真心的喜爱。然而进入初中以后,由于学业,钢琴的练习越来越少,但傅堃始终没有放弃过对音乐的执念。“我刚刚进大学时给自己定下了三个目标,其中之一就是要把被我荒废掉的钢琴重新玩起来。”于是大一时期,傅堃通过对钢琴的练习,慢慢捡回了曾经荒废掉的钢琴,并且开始尝试与乐队合奏。现在,大二的他希望自己可以开始创造,去找到音乐中的感动点。“参加新声Dai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虽然我对于真正未来的音乐之路何去何从依然在犹豫,但是,我坚持的一点是,即使这条路不走到底,我现在至少要坚持,太过遥远的未来我并不想考虑,人总是在行路途中慢慢获得能量,寻找可以支持继续走的力量。”

这种行路的力量是安静的,同时也是坚定的。可以为自己所爱的事业过一段充实而又认真的生活,即使稍纵即逝,都是一种幸福。“我把音乐作为自己放松的一种方式,可能其他同学觉得玩游戏是一种放松,那我觉得弹琴唱歌的时候就很快乐。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Real interest is to do the thing you love.”周云麟以后音乐之路的态度更加淡然。

“你们的作品大多数是安静的,那你们觉得这种安静是一种克制吗?你们有想过去放肆地去唱一首歌吗?”或许是复赛时那一份安静之感让我印象太过深刻,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安静?我不觉得我们的歌是安静的,我唱的时候热血沸腾。当然,唱歌的时候需要克制,准确来说,应该是控制,但是唱到最后,感觉到的是自由。傅堃的回答却在我意料之外。

热血沸腾?可为什么我感觉到的却是直入心扉的安静?

“表达是感性,准确是理性。我们的选曲相对于现在的流行音乐确实是安静了一点,但是我们在歌唱的时候由于自身的投入而热血沸腾。”周云麟给出了这样的补充。

联系他们在访问中给我的感受,我最终理解了听者的感受与演奏者感受产生矛盾的原因。最初的我只是感觉到了心灵上的安静,殊不知安静之所以能直入心扉、让人难以忘怀,却恰恰是因为表演者的全情投入,沸腾的灵魂带给了每一位听众心灵上的共振。就像这一场采访,他们的应答让人觉得很安静,但是其后奔涌的思维风暴,对人生对未来的自我见解,依然会令人赞叹不已。

采访结束,一把吉他一台琴平静地离开。安静之下的力量总是能惊天动地,你看那大海平日里风平浪静,其下的力量足以掀起滔天巨浪。对于安静的歌手,其下奔涌不息的灵感、对音乐带着一点痴绝的热爱,却是带给每一位观众感动的始发地。我不由自主地期待他们接下来的表现,期待他们在舞台上绽放更璀璨的光彩,并让这束光芒穿到更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