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南行——分烟话雨泛余生

2012-11-02
7598

频道资讯部 黄麟舒

有谁曾在这楼台静坐一日,看着一湖烟雨,听雨从檐角滴落又打上芭蕉,思念一个不归的人,想念一个回不去的故地。分烟话雨泛余生,疲倦的旅客或是思乡的归人是不是也想终老在这样的烟雨楼?

标签: 嘉兴 | 江南 | 游记 | 烟雨

 

无意中听得一句歌词:嘉兴烟雨画重楼,于是就留了意,想着暑假的时候可以去嘉兴走走。嘉兴烟雨楼,脑海中隐隐约约有这样的名字,却记不得是何时看过。

暑假和同学约好就一起去了嘉兴,那一天天气晴好,到达的时候是中午,有镶着金边的大朵白云。

安置好行李后,出门随意走了走,无意间走到了嘉兴博物馆,可惜那时已过了它的开馆时间,我们只能在外面转了转,却依然很欣喜,因为看到了一池荷花。那是我夏天见到的第一池荷花。

几乎无人,在博物馆空旷的前广场,坐在台阶上望着水中散开的花瓣一漾一漾,宛如小舟轻摇。

住在南湖旁,晚上吃过饭就去了南湖的公园散步。恰好路过一个渡口,正赶上最后一班船。不大的乌篷船,船舱里流淌着浅浅淡淡的丝竹,慢慢行于水上,两岸是仿古的建筑,挂着红色灯笼,灯光映在水里模糊成温暖的橘色。我坐在船尾,视野开阔,晚风微凉,从水面吹来,想起“清风徐来,水波不惊”的古句,恍然就明白了 “心旷神怡,宠辱偕忘”的心情,很是羡慕古人对月饮酒酒,高歌忘忧的洒脱。

第二日早上就去了南湖景区。其实,嘉兴的景点最主要也不过一个南湖,那最著名的烟雨楼就在南湖的湖心岛上。嘉兴南湖,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共产党的诞生地就在南湖的一条船上。

不久前的课上,老师放了《建党伟业》,电影的最后,在南湖的烟波画船上,那个温婉的女子坐在船头,一把纸伞撑开一湖烟雨,回眸一笑,便是江南无边的春色。

我不知道,那时的南湖是否真有那样犹如仙境的美景,也许我去的不是时候,南湖不曾起雾,也未下雨,因而也只是一个略大的湖泊而已。

坐船到了湖心岛,从入口的台阶上去,便进入了岛上以烟雨楼为主体的园林。

那是典型的江南园林,曲折有致的回廊,繁复各异的景窗,飞檐斗拱,堆石流水,精巧别致。

沿回廊穿石门一路赏景,便走到了烟雨楼,从侧面的小楼梯上去,是烟雨楼的内堂。屋内两边墙壁挂了许多对联和字画,而我极爱那一幅中堂上的四个字:分烟话雨。

江南,嘉兴,南湖,烟雨楼,这样的地方,总易让人生出安居的念头。想那些曾在这里终老的人啊,必常与一二知己,泛舟湖上,分烟拂柳而行,听着一夜落雨的声音,就一盏烛火,聊那些或喜或悲的旧事,逍遥余生。有谁曾在这楼台静坐一日,看着一湖烟雨,听雨从檐角滴落又打上芭蕉,思念一个不归的人,想念一个回不去的故地。

分烟话雨泛余生,疲倦的旅客或是思乡的归人是不是也想终老在这样的烟雨楼?

从湖心岛出来后,继续坐船到伍相祠,登上七层的壕股塔,塔极高,在塔顶可以俯瞰整个嘉兴,听风吹过檐角垂挂的古朴风铃发出清脆声音。

离开伍相祠后,从一座木制廊桥进入一个小小的园林。也许是太偏僻,园内几乎无人,安静清幽,唯有落叶萧萧。

穿过一个小门,眼前景色却又豁然开朗,阳光明亮,接天莲叶里荷花开得妖娆袅娜。园子有一个小小的后门,出了后门是嘉兴喧闹的大街,看着满街的饭店,尘世的烟火气息扑面而来,原来这两重世界不过一墙之隔。

下午去了月河老街,交错的小巷,文艺的小店,朴雅的黑白民居,林立的酒吧与茶室,水乡的古典与现代交融相生,让人觉得和谐又自然。因为是白天,酒吧都关着门,很多的巷子寂静空旷,只有我与好友偶尔的低语声。

最后,在夏日的阳光下离开。也许有些不舍,也许没有,已记不得。只是想着,待某一日,或者可以再来此,与谁共话烟雨,泛余生。